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

最新消息,陈书记到深圳去了,做公益教学和科研,祝福他。

图片[1]-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金瓦刀

一、离职原因

请允许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陈书记的离职,至少有五个原因,我慢慢说。

第一,在扶贫过程中遇到的民智未开。如果你没有做过大哥,你很难体会到这一点,当你成为社团里面的大哥,这个社团,如果都是精英组成,那倒没什么,但是如果里面有很多猪队友,大哥就怂了。国家制定的精准扶贫,就是让大哥带领一大票先富起来的二哥三哥,帮助四弟五弟们脱贫。但是四弟和五弟,根本就不想脱贫。陈书记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扶贫的时候要重视感恩教育。 实际上就是针对这个事情提出来的思考。很多人不愿意扶贫,不愿意折腾,他们认为,按照原来的生活状态,继续穷下去更舒服一些。就像蚂蚁群一样,每个蚁群都有30%的蚂蚁在偷懒,当你把70%勤快的蚂蚁挑出来之后,成为一个单独的蚁群,这个蚁群又会分化出30%懒惰的蚂蚁,中国有很多贫困地区就是这样的,很多人愿意成为那30%。甚至有很多,贫困者认为扶贫是在害他们。
做大哥不是那么容易的,陈书记努力过,可惜巴东的四弟和五弟太多了,数以万计。

第二点,陈旧的官场,因循守旧的官员。网上有关于陈书记的报道。他在一次报告上以后用黑格尔的言论作为开头,结果被有的领导批评,认为,他没有党性,没有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恩施不是没有有水平的干部,而是干部的思维和思维方式太保守。陈书记跳伞唱歌放在浙江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在湖北,在恩施就不行了。其实如果是在东北,有可能陈书记更早就辞职了。其中的原因你可以自己想一想。如果和你一起工作的人,因为官僚主义而和一个严肃活泼的你貌合神离,你能够做出多大的成就呢?

第三点,区域化的中等收入陷阱。我们经常说中国要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是情况是,中国有某些区域已经跨过了陷阱,某些区域正陷入陷阱,难以自拔。比如上海北京,很明显已经跨入了发达国家的发展水平,但是恩施,或者中西部的某些地方乃至东北的某些地方,有可能很难跨过这个陷阱。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或者说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北京上海武汉这样的超大城市的存在,部分上会影响周边区域的发展。特别是北京和武汉这种以行政中心吸取周边资源的大城市,会造就一大片难以逾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区域。大者恒大。有句话说的很明白,“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像美国人一样生活,所有的中国人都不用太阳晒衣服,而是用洗衣机烘干,那么世界的电也不够用了。”某种程度上,恩施的发展,恩施人民的不富裕,促进了周边地区的发展。这是陈书记无能为力的事情。

第四点 自我实现。陈书记对自己的要求与大多数官员不同。大多数官员的生命重点在于执行。陈书记的生命重点,在于自我实现。他说他希望像格力的董明珠一样展示自己。很明显,他对自己的要求与官场对他的要求格格不入。当然这也算是一个马后炮。

第五点 中年危机。陈书记已经45岁了,他自命这一个岁数为人生的分隔点。人生的下半场就要开始了。对于知乎的用户而言,如果45岁还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满意吧!大家都是骄傲的少年郎。陈书记的中年危机的根源也在于此。当一个人的年纪到了一定岁数,但是自己的心态还是充满斗志,这个时候就会产生中年危机。对于很多社会上的企业家而言,这个岁数很容易产生婚外情。而对于陈书记而言,换一个工作对他的吸引力和刺激性挑战性远远大于换一个老婆。令人意外的是,陈书记直接辞职,这就相当于直接离婚,去寻找爱情。很多人在污蔑陈书记抛弃了“糟糠之妻”,也有很多人认为陈书记放手的是一个不懂他不爱他的“薛宝钗”。但是,体制内有梦想的人都知道,敢与“官家大小姐”离婚的,都不是怂包。

二、嫩头青“陈行甲”辞官记

“我能当个县委书记已是祖坟冒青烟,官当到多大算是大?以我这点底子,能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

——陈行甲

图片[2]-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金瓦刀

《告别信》正文:

就要离开巴东了,心里有太多不舍。窗前是夕阳下西壤口远山的轮廓,连绵起伏若波涛,就像我此刻的心绪。五年多时间,似乎一晃就过去了,有很多的话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来巴东之前,我生命中和巴东只有两次交集。一是小时候11岁之前,在兴山县高桥乡下湾村长大,那里离巴东县边界的白湾村只有十几里路,我知道姨妈就嫁在巴东县一个偏远的村子;二是十年前从宜昌坐船到重庆,曾经在烟雨濠濠中经过巴东,同行介绍巴东县城旁边的巫峡口就是五元人民币背后的图案。
2011年10月9日,接到省委组织部通知要来巴东工作。”巴东”两个字遥远而模糊,我只能通过网络来了解我的新家。至今仍记得最初在百度键入”巴东”之后,给我的深深震撼。在悠久的历史和美丽的风光背后,邓玉娇、冉建新这些个名字,把“巴东”两个字牢牢地链接在天量网络负面信息中,夹杂着怨气、戾气,汹涌扑面而来。
我用了一周时间全面地搜索巴东,了解巴东,我的笔记本上记满了整整十页,人未到,心已先至。
2011年10月15日,我离开宜都,踏上巴东的土地。我带着沉重的责任而来,带着深深的担忧而来,带着满腔的热情而来。
2011年11月,第一次登上大面山,在漫山红叶簇拥的轿子岩上,远眺穿越巫峡从天边奔流过来的长江,心里涌起莫名的感动,想起了泰戈尔的那句“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最接近你的地万 …”.我觉得我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门”。
那天晚上,我写下了来巴东后的第一首诗:

终于,我来到这条河流,
穿过斜阳,穿过密密的山林,
我看见了你,
在红叶尽处,你子然而立,这就是梦中遥远又清晰的你么?
你在这里默默地等候了多少年哪?
亲爱的,我来了!
我找到了你,就在今生!
我要告诉我前世的前世,
我们已经在今世相遇我要告诉我来生的来生,
因为爱,我愿意做一块幸福的石头.....

这些年就这么过去了,此刻,我觉得我就是一块幸福的石头,在生命中最好的时光,落到这里。清晨在云雾霞光中醒来,白天在大山大水中穿行,傍晚在船笛灯影中漫步,入夜枕着阵阵涛声入眠。
回望在巴东的每一天,都是幸福。
用最简单的词汇来表达此时的心情,就是”感谢”
感谢巴东五十万父老乡亲,感谢你们的接纳,让我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回到了故园。我在巴东的十多万穷亲戚们,虽然不为你们直接服务了,我还会奉挂你们,还会尽力为你们做一些事情。
感谢我的同事们,感谢你们的支持,县委这几年每年确定要干的几件大事都得到大家的拥护。希望你们将来念起我时,能体谅、忘记我的严厉和苛刻。以后我不再是你们的领导了,但我还是你们的微友,你们的笔友,你们的球友,你们的驴友。
感谢我苍老的亲亲姨妈,妈妈生前最牵挂最心疼的大姐。还有我的三个表哥,你们在偏远的村子里默默地劳作生活,这些年,你们从来没找过我,没有让他人知道你们是县委书记的至亲,哪怕姨妈病重到县医院来住院,都没有让我知道。
感谢众多的网友们,感谢你们满怀热情地鼓励、监督和批评,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我在论坛有ID,名字是五个字(别猜,管理员也不知道那是我哟) ,偶尔也发过言,参加过讨论 ..,要特别感谢石头、虫子、小只只,你们爱之深,责之切,一直坚持从批评角度发声,对我的工作是很好的帮助。
最后感谢默默奉献,支持和服务巴东乡村公益的王名老师、濮存昕老师、狄森、邓飞、袁辉、陈静小师妹、李杰大哥、鹏飞、安玉 以及所有长期或短期,有名和无名的支持者们。你们不图名不图利,对弱势者充满悲悯,并付出满腔热忱,你们的精神和情怀温暖着这方仍然贫瘠的土地。巴东五年,与你们为伍,也让我时时直面来自草根的真正的自己,深深感受到服务于草根才是我一直追寻的幸福。

我在巴东所做的工作,自己最满意的是和大家一起凝练了”干净、自强”的巴东精神,并带领大家一起身体力行。我不敢说自己不负苍生,但我敢说自己不负本心,敢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i,敢说自己已经拼尽全力。
我最遗憾的是,近五年来,巴东的产业发展一直步履艰难。这几年我们用力最大的生态文化旅游业直到今年才算是真正地起势了。去年底和今年启动的几个大项目国网光伏扶盆、高铁小镇、长江盈彩水岸让我们看到了曙光,但实施过程中困难不会少。我的后任同事们,你们带领全县乡亲们脱贫小康的任务还很重。
艳平又勤奋又正直,郭玲有情怀有担当。相信我的后任同事们会比我干得好。相信未来的巴东一定会政治生态山清水秀,社会生态山清水秀,自然生态山清水秀,是长江边上最干净最美丽的小城,是一个外地人来了都不想走的地方,是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感到幸福的地方清清的我走了,正如我清清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再见了,我的巴东!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此去经年,山长水阔,你在我的心里,在我的梦里。

媒体解读

在这篇2000字的告别信中,他写道, “我在巴东的十多万穷亲戚们,虽然不为你们直接服务了,我还会牵挂你们,还会尽力为你们做一些事情。”
陈行甲在县委大楼门口接待来访群众。新京报记者安钟汝摄从2011年10月到2016年11月,陈行甲在巴东县县委书记位子上干了5年。这些年,他屡上头条从高调反腐到亲自演唱录制MV ,再到3000米高空跳伞,宣传巴东旅游,一系列不同寻常的言行,让陈行甲成为巴东甚至湖北的官场”明星”
但这也给他带来了诸多争议,有人赞誉他“开明” ,也有人指责其”作秀” ,博取政治资本。
带着争议离开,陈行甲说, “我厌烦了戴着面具做人、做官。
他说,在巴东工作这几年,自己已拼尽全力,”不敢说自己不负苍山,但敢说自己不负本心,敢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记。”

对于未来,陈行甲表示, “以后会致力于农村公益。
“我这点底子,当这么大的言,太够了”
一向高调的陈行甲选择了低调的离别方式。
巴东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 “没有送别会,没有送别宴,他甚至没有公开表露过什么时候离开。”
陈行甲说, “不想留给别人太多臆测的空间,我离开,是我个人的想法,与组织、他人无关。”
今年9月,陈行甲正式向湖北省委提出辞职。
而去年中央在《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中提出,贫困县的脱贫攻坚,县委书记、县长是第一责任人,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脱贫攻坚期内,贫困县县级领导班子要保持稳定,对表现优秀、符合条件的可以就地提级。
贫困县县委书记,不脱贫,不离职。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的辞职并未被立即批准,省委有关部门找他谈了三次话,挽留他。
最终,陈行甲称自己“犯上了严重的焦虑症” ,并拿出了病历,他的辞职被批准。
陈行甲离职的想法酝酿已久。早在去年,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 “我能当个县委书记已是祖坟冒青烟,官当到多大算是大?以我这点底子,能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
今年3月7日,在巴东某中学演讲时,陈行甲也提到, “人生分为上下半场,我今年45岁,刚好是上半场结束下半场开始的时候。”
三个月前,陈行甲的去留已成为巴东人的热门话题。当时,巴东县委面临换届,陈行甲可能调离的传言不胫而走。巴东的百姓开始在网上发文送别。
但也有人不相信传闻,恩施州政府一名干部当时认为, “他的仕途是有想象空间的,不会轻易离开。”

去年中组部表彰了102名优秀县委书记,陈行甲名列其中。据媒体盘点,二十年前的第一批100个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中,已有两个正省级干部,十四个副省级干部,四十三个正厅级干部。陈行甲这第二批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中,只有14个七零后。陈行甲1971年生于湖北兴山县, 21岁从湖北大学毕业,31岁以兴山县副镇长之职考上清华,脱产读硕士。陈行甲具有年龄和学业背景优势。
但12月2日中午,陈行甲以一封告别信的方式跟官场正式告别。
在信中,他感谢了很多人,还特意感谢了巴东的网友。他说,在论坛他也有ID,这几年一直和网友交流,偶尔发言参加讨论,他提了几个网友的名字: “石头”、”虫子”、“小只只” , “你们一直坚持从批评角度发声,对我的工作是很好的帮助。

“我要学董明珠,自己做代言人”

2004年,清华毕业后,陈行甲回到兴山县任职。2006年,他进入直昌市发改委,而后担任宜昌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经济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等职。2011年10月调任巴东县委书记之前,陈行甲任宜都(隶属宜昌)市委副书记、市长
从全国百强县到国家级贫困县,刚40岁的陈行甲属于”空降” ,上级看重他治理富裕县的经验。宜都是湖北省发展最快的县市之一,从2006到2010年,宜都在全省县域经济综合排名中稳居前两名。巴东地处鄂西,是三峡库区的重点移民县,更是后三峡时代的限制开发区,总人口约50万,贫困人口有17万,可谓集”老、少、边、穷、库”于一身。
陈行甲在告别信中回忆,接到省委组织部通知要来巴东工作时,”巴东两个字遥远而模糊,我只能通过网络来了解我的新家。至今仍记得在百度上键入巴东之后,最初给我的震撼。在悠久的历史和美丽的风光背后,邓玉娇、冉建新这些个名字,把巴东,两个字牢牢地链接在大量网络负面信息中,夹杂着怨气、民气,汹涌扑面而来。”
初到巴东,他发现巴东全都是大山区,县城也在山坡上, “哪能找到地儿办工业呀,根本不可能。全县农田平均坡度28度,发展农业也没有好的地,发展空间不大。
他看到发展旅游的机会。他说,巴东太穷了,广告费出不起,他要学格力的董明珠,不请明星,自己做代言人。他引用网友的话说, “他们说我和汪峰抢了几次头条呢。

图片[3]-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金瓦刀

最近一次上头条是6月21日,为了推广宣传翼装飞行世界杯巴东分赛,陈行甲手持巴东旅游的宣传旗帜,从三千米高空跳伞。第二天,陈行甲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秀出了跳伞感受: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飞翔。
这次跳伞,引来了媒体和网友围观。当地电视台的视频一天浏览量就超过20万,新华社还专门为他做了一个后期采访视频,央视的《朝闻天下》也报道了他这一跳。
为了宣传巴东旅游,陈行甲曾多次出镜。2015年,他发布MV《美丽的神农溪》 ,网络点击73.5万次、社交网络转发超12万次。今年4月26日,他推出自己演唱的第二首歌曲《巴东之恋》。
陈行甲也会因上头条被要求写检讨。高空跳伞后,恩施州的一位领导找他谈话,严肃地给他提了几点意见:你说你向董明珠学习,董明珠是谁?她是老板,你是老板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之前唱歌,这次干脆玩起了跳伞,你还有没有党性原则?你还有没有规矩意识?

“甲粉”与”情感贿赂”

陈行甲是个手机控,时刻关注着网友反馈。他培养出了自称“甲粉”的粉丝群。他似乎很满意自己成为网红,在乎自己的每一条朋友圈,有多少人评论,多少人点赞。
10月9日,他去野三关千年老街考察,当地的百姓把他喝摔碗酒的样子拍下来传给他,他乐不可支,马上把那几张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二十分钟过后,朋友圈赞下面出现一个省略号,他认真地解释, “这代表点赞和留言超过一百了,哎呀,才二十分钟不到吧。”
朋友圈的”赞”太多,导致他被人举报接受“情感贿赂”。今年7月,一份举报材料送到恩施州,举报材料上说陈行甲, “自我竭力炒作,捞取政治资本,思想意识差。” “提拔干部凭情感贿赂 ,微信互动点赞的人随意提拔。”
恩施州纪委书面函询陈行甲,要求陈行甲就群众举报的事项做出书面说明。陈行甲承认: “炒作属实,捞取政治资本是否属实,我无法自证,我只能用将来的行动证明其不属实。”
“我习惯用微信办公和交流,朋友圈有近5000名好友,巴东普通百姓随意申请加我,我都会加。他们反映的问题,我都会随时转给相关部门负责人,朋友圈也有很多督促干部落实工作的内容。我发到朋友圈的东西,每一条点赞和留言都很多,最多的突破了400个, 精神受贿”属实。

但随意提拔不属实,我的微信朋友圈痕迹都在,可接受组织审查。”
乡镇干部秋林(化名)说, “你每天看到县委书记朋友圈指示你落实这工作那工作,那代表他的眼睛整天盯着你。认为书记开明的会点赞,觉得烦的,可能就去送举报信了。”
去年年底,一领导曾单独当面提醒他, “你以为你陈行甲很聪明吗,你觉得我没你聪明吗?你以为就你陈行甲读书多吗?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看不出来?”
陈行甲说, “很明显,他按照他的逻辑,认为我是想捞取政治资本,好升官。
对于这样的说法,一些“甲粉”会进行回击。
李春林是一名”甲粉” 。他是一个养鸡专业户,今年他的鸡场因为避让一处地质灾害易发区被责令搬迁。当时,他还没选好新址,将损失两百多万元。他在微信上给陈行甲留言,希望见陈行甲一面。
陈行甲见了他,跟乡里打了招呼,解决了养鸡场新址的问题。他说,他不认为陈行甲是作秀,,有镜头的时候他作秀,没有镜头的时候他还作秀吗?”

“愤怒的县委书记”

2015年3月,陈行甲在县纪委全会上发表讲话,后《人民日报》微信公号转发,标题为《一位县委书记的愤怒》 ,两个小时就过了十万加,引发传播爆点。
讲话中,他罗列巴东不正之风,直接对一些部门点名批评, “我要正告各种项目主要的业主单位:水利局、交通局、水保局、林业局、农业局、环保局、住建局、国土局、移民局、发改局、财政局、扶贫办、教育局、招投标中心 .还有十二个乡镇,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在我们这样贫困的县,领导插手工程项目捞好处,就是在搜刮可怜群众的福利,用农村话说,是在想着叫花子拨眼屎 ,怎么狠得下心?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必须明白,你的权力是公家的,你的位置是组织任命的,组织可以任你,也可以随时免你!”

图片[4]-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金瓦刀

陈行甲说: “提到一些腐败现象时,我就是一个愤青,一个喷子,确实有些口无遮,得罪了不少人。”他的铁腕反腐也为外界所知。
最出名的是2014年,他与调查对象隔空喊话。调查对象传话给陈行甲, “其实你住的地方我们知道,不要把这事闹得全县人民都知道吧 …然陈行甲想搞死我们,我们也要搞死他,搞不死他也要搞臭他。”陈行甲大会上公开回复, “我不在乎,我和这帮人拼了。”“这一次,虽千万人,吾往矣!”
陈行甲主政巴东期间,抓了87名干部和老板,其中局长9个,并牵出四个县级干部。
陈行甲曾在一次全县干部大会上讲自己不收钱,也不准别的干部收钱, “如果我不收钱,县长也不收钱,你给别人送有什么用啊?”哪怕话讲到这个地步,年底还是有干部试图送钱给他,而且是他认为还不错的干部。“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极端恶性事故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这个末就是干部作风,和干部作风带出来的社会生态。
秋林说,现在身边的干部没人上班时间溜号,没人中午喝酒,没人敢随便要威风,”刚开始觉得是一种限制,后来由规定成为习惯,感觉整个人正常了。”
陈行甲觉得,愿意和老百姓接触, “是迫切的工作需要。
“刚来巴东半年的时候,巴东曾连续发生了八件非正常死亡事件,喝药的、割腕的,跳崖的”
陈行甲说, “他们是在以死引起当官的关注啊,无非就是想让当官的听他们说话。
陈行甲决定每个月一天为群众接待日。
有一次,到了下午六点,规定的群众接待时间结束,陈行甲从大楼里走出来,准备离开,外面又来了一批信访群众,其中一位老人冲过来,抱住陈行甲的腿哭着说, “你别走,一定要听我讲。”陈行甲对他承诺,他不会走,请老人松开手坐下来好好谈,但老人还是紧紧抱着陈行甲不放,情绪激动。这时几个工作人员就强行将老人的手掰开。陈行甲于是转过身接待其他的信访群众,就在这时,老人一头撞到了县委门口的墙上,当时鲜血直流。
那件事以后,陈行甲决定从每个月一天为群众接待日,改为每周一次群众开放日,所有县领导轮流值守,在信访大厅接待人民群众。

做个“好民”

陈行甲的一位朋友评价陈行甲, “他的执政理念,就透露出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一直忠于内心。”
这次离开,陈行甲说自己有很多不舍和遗憾。最遗憾的是,近五年来,巴东的产业发展一直步履艰难。去年底和今年初启动的几个大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困难不少。
对于未来打算,陈行甲表示,他很崇拜晏阳初(四川巴中人、平民教育家、乡村建设家)“以后会致力于农村公益。
10月10日晚,陈行甲带记者去”巫峡云巅” ,那是他发现的一个景点。
“巫峡云巅”原来是一片荒芜的山冈,后来陈行甲发现这个地方,提议把这里改造成了一处景点。他说, “这里就像香港的太平山顶、重庆的一棵树” ,这是一个城市的最高处,在这里左可以俯瞰壮丽的巫峡,右可以俯瞰巴东全城新貌。
这里的一块牌匾上,刻着他写的词,《江城子巫快云巅》 ,其中一句”风流过往,大道正向远,家国故园在心间。
上述朋友说, “那词我读过,我觉得像写他自己。为官,他实现了理想,是不是准备好了去追求不一样的人生了。”
陈行甲说, “在为官上,我已经做得最好了,再做下去,就是刷简历,没啥意思了。”而让他铁了心离开的理由是, “为了刷这个简历,还要去讨好,去左右逢源,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有一次他做演讲,开头引用了黑格尔的话。事后,恩施州的一名领导批评他, “你讲的是些什么东西?你怎么能拿黑格尔开头? !”因为黑格尔是德国19世纪唯心论哲学的代表人物,领导觉得陈行印作为党员,应该坚信唯物主义。
陈行甲经常觉得很孤独。”我在巴东,可以什么都不做,不做,没有功,但也不会有过,戴着面具,只讨领导喜欢就行,这是一些官员心中的为官逻辑。”

图片[5]-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金瓦刀

陈行甲的父亲告诉他, “有的官不知道怎么为官,有的民不知道怎么为民,你当过了好官,以后你是民的时候,要带大家做个好民。”
陈行甲的一位粉丝说,此前,他注意到陈行甲流露出的”辞职”想法,但他没有当真,他觉得, “陈行甲有机会提升,会改变主意的。”
三个月前,坊间也确有传闻,陈行甲将担任恩施州领导干部,兼任巴东县县委书记,不会离传言并未成真,陈行甲去意已决,最终选择辞官。(以上来源:新京报。新京报记者安钟汝巴东报道)

三、好人现状

2016年陈行甲获得了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的荣誉称号,同年9月份被省委提拔,可是陈行甲却选择了裸辞,在记者采访的时候,他是这样回答的:我厌恶所有戴面具做官的人,我更喜欢做真实的自己。辞职后陈行甲创办了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并且在2021年出版了自传《在峡江的转弯处:陈行甲人生笔记》,把自己在巴东县的5年亲身经历,全部写进了这本书里,从事公益事业后的陈行甲说:终于不用和戴着面具的人打交道了。

图片[6]-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金瓦刀

四、陈行甲人生笔记

经历过辉煌与荒芜,忠于灵魂,重启人生。他的人生之路,远看是前行,近看是归乡。全国优秀县委书记陈行甲自传体随笔。仕途大好,他为何突然裸辞?为何选择做公益?

图片[7]-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金瓦刀
图片[8]-如何看待陈行甲离职?-金瓦刀

点击即可购买《在峡江的转弯处:陈行甲人生笔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希望你这辈子,用尽一生,只求一次,燃尽自己,轰轰烈烈的爱我一次。
点赞126赞赏
分享